香港六资料

正文 114 有些时候我真的好恨自己是你的妹妹

发表于: 2019-08-24 

  本书关键词:正文 114 有些时候,我真的好恨自己是你的妹妹无弹窗、正文 114 有些时候,我真的好恨自己是你的妹妹全文阅读

  正文 114 有些时候,我真的好恨自己是你的妹妹--------《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我的手不住颤抖,手机滑落到地上,我觉得我应该把手机捡起来详细询问情况,但是我没有,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像潮水般涌过来把我淹没,我发疯似的跑出去,跑到街道上,却不知道究竟该干什么,一路横冲直撞,撞倒了几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最后撞在一个彪形大汉身上,自己跌倒在地。

  彪形大汉把失魂落魄地我提起来,关切地询问我情况,我说我要千里走单骑,救我的小妹。

  那个粗犷的大汉子哈哈大笑,打趣地说千里走单骑这个典故是关云长逃走曹营,去找刘备大哥的基情故事,不是为了找妹妹。

  我猛地摇了摇头,不认同他的说法,眼角突然瞥到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急忙连滚带爬地滚过去,把慢慢悠悠下车的一对男女一把扯下来,对司机吼道:“千里走单骑!”

  而后我大脑一片空白,我只记得我稀里糊涂地就回到了酒吧,找到原先的位置,一眼瞅到小妹好端端地坐在那,有说有笑。

  程亦辰呀了一声,说:“还好你回来了,刚只是大冒险,你突然不说话了,我还担心你被吓傻了什么的。”

  我后背湿成一片,脸色苍白,无力地扯出了一个笑容,挨着小妹坐了下来,拿过一瓶“风花雪月”一饮而尽。

  我把兜里的玲珑骰子拿出来放在眼前一丝不苟地察看,小妹没有被那个男人绑架,但有关玲珑骰子有不止一颗的推断,应该没有错。

  小妹说:“哥对不起我只是不放心,跟了出去,看到你把老师横抱起来,吃醋了,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才出了这个鬼点子吓唬你没想到你当真了”

  气氛一下陷入一片死寂,小妹伸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说:“哥,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嘛,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苏夜祈帮腔道:“不怪南南,是我让辰问南南打算什么时候跟你结婚,南南被我们逗得不行,才会逮住机会让辰打电话给你”

  小妹从小被我宠到大,就算捅了什么篓子,我也从来没过多苛责她,可能我对她扯出的笑容太过嘲讽,刺痛她的心,于是她委屈地撅起嘴,别过头说:“谁要跟你结婚,你心里装得是语熙姐,你找语熙姐去!”

  我问:“真心话大冒险玩够了吗?小妹,我告诉你,我对这个游戏有心理阴影,在韩雨馨家里,语熙就是因为这个游戏”

  小妹垂下眼帘盯着我的手,抽泣道:“你想打我你打啊,反正这个世上,只有妈妈最疼我,妈妈死了,就再也没有别人疼我了,你打死我算了,我好去跟妈妈团聚。”

  看到她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我气消了一半,凑近她把她揽在怀里,他微微地挣扎了下也就放弃了抵抗,把双手牢牢地缠在我腰间。

  我轻轻拍了她脑袋,说:“好了好了,算哥的错,不准再说刚才的那种气话了,什么叫只有妈妈疼你?我什么时候不疼你了?”

  小妹不服气地带着哭腔:“你还想打我!什么就算你的错,就是你的错,你的错你的错!”

  苏夜祈一脸歉意地看着我,给我鞠了个躬道了个歉,我摸着小妹的脑袋释然道:“好了没什么,我跟小妹以前也吵过架,小吵怡情,大吵也只伤我身,床头吵架床尾和,不碍事。”

  程亦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来这酒确实不该喝,我们都喝兴奋了,才壮着胆子这么玩你,见谅见谅。”

  程亦辰不舍地望了一眼桌上未喝完的啤酒,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酒还是留给你跟苏夜祈风花雪月吧”

  小妹轻哼了一声,把头扭过去,道:“我只是来监督你的,怕你对老师做坏事。”

  我无奈摊了摊双手,无奈道:“我会做哪门子的坏事?瞧我长得一副清纯、人畜无害的样子。”

  小妹皱着眉头道:“高中的时候,全班都知道你对老师有意思,你是在装不懂还是真不知道?”

  小妹清了清嗓子,道:“不能我主动对你服软你就得寸进尺,在我面前这么暧昧地看着老师啊,有本事,你就把我赶出去跟老师独处啊,哼!”

  我噗地一声笑出来:“我们该走了,让老师一个人好好休息,这又不是我们房间。”

  小妹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我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她笨,她粉拳朝我胸口捶了几下,说我才是笨蛋。

  小妹拾起那件被汗打湿了的t恤,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我嘴角抽了抽,道:“小妹你不要这样”

  我哦了一声,正欲把衣服再脱下来,突然晃过神来,道:“小妹!这不是闻衣服的问题!”

  我紧张道:“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你这样肆无忌惮地在我面前这样对待我的衣服,这种感觉,就像我脱光了,你在看着我一样!”

  我无奈地望了她一眼,心想算了,任由她胡闹吧,刚让她委屈掉眼泪,折磨折磨我也是应该的,兄妹之间,不应该有隔夜仇。挂牌玄机图

  我沉默了一会,突然问她:“小妹,我倒是想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结婚啊?”

  小妹微微张着嘴看着我一愣,随后脸一红,埋着脑袋娇羞道:“讨厌,说得我好像真的要跟你结婚一样,你不是只把我当妹妹吗?”

  我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小妹走过来,牵住我的手,说:“哥,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懵懂无知跟在你屁股后面乖巧听话的那个小妹了,有些事情,你不能一直敷衍了事,这是逃避,你什么时候才肯对我敞开心扉正视我?”

  我选择沉默,小妹抽了抽鼻子,失望地松开我的手臂,转身离开,行至门前,她扭过头来,用了我活到现在听到的最让人感到心疼的语气说: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